首页 > 安全用药 > 正文

服下“聪明药”多干事情少睡觉?专家称不可滥用
2015-10-10 11:00:04   来源:广州日报    点击:

    经过一个长假,重新返工的白领们都会有这样的心情:累、疲劳困顿,提不起精神甚至容易打瞌睡。有调查显示,长假后人们在工作上的失误率也是最高的,这也许跟假期中晚睡晚起、睡眠不规律有关。近日,《欧洲神经心理药物学》的一项研究表明,有一种“聪明药”,可以让睡眠不足的人服用后精神状态显着增强,并准确迅速地做出判断和决定。靠药物解决睡眠障碍靠谱吗?前段时间盛传一时的“达·芬奇睡眠法”,效果又如何?让睡眠专家告诉我们,何为真正科学的睡眠。

    “聪明药”毕竟是药 不可滥用

    莫达非尼又名“不夜神”,它通过刺激大脑前额皮质来高效对抗睡眠缺失产生的负面效应。实验表明,在连续60小时不睡的过程中,每8小时服用400毫克的莫达非尼就能让人的精力达到休息后的水平,从完成枯燥任务到解决复杂问题,无所不能。但600毫克的咖啡(相当于6杯咖啡)也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

    张斌指出,咖啡因代谢比较快,所以存在耐受的问题。“我们经常发现,咖啡会越喝越多,刚开始可能三杯就够了,久了要喝六杯才能保持精神。”而“聪明药”是缓释药品,在制药技术上可以控制药物释放速度,吃一颗能顶几天,所以耐受问题没咖啡严重。

    还有人提出,既然“聪明药”副作用小,未来是否可能可以像可乐一样常见,帮助人们自如控制睡眠时间?对此,张斌强调,如果有一天莫达非尼不再是管制药品,每个人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拿到这种药,那必然要认真考虑药品滥用的问题。“毕竟它是影响精神活性的药品,未来成为‘精神可口可乐’看来不太现实。”

    “聪明药”:

    让人欢喜让人忧

    长假期间,有些人晚睡晚起,导致重新上班早起后精神萎靡不振,工作失误率也大大增加。睡眠问题对某些行业会产生比较严重的影响,比如医疗行业。很少有职业像医生一样隔三差五地值夜班,还要保证不出错。科学家们也一直在努力探索,想找到一种药物,能够协助战胜疲劳,使人们在长时间的工作后,仍能维持清醒时的思考水平。

    近日,《欧洲神经心理药物学》杂志刊载的一篇报告称,一种叫“莫达非尼”的新型兴奋剂能够让人长时间保持清醒。实验表明,即使在睡眠不足的情况下,使用莫达非尼仍可提高人们的认知水平,让人更清晰地思考,因此,莫达非尼也被称为“聪明药”。

    英国《自然》杂志的一项调查显示,20%的人都使用过药物来提高注意力,其中44%的人将这种“聪明药”视为首选。美国空军也用它来使飞行员在长距离飞行途中保持警醒。硅谷企业家埃斯普雷曾表示,每天早上都服用它,“这种药物可以充分调动大脑和身体,让我不容易疲劳且思维更清楚。”

    由于能提高认知能力,莫达非尼也曾一度成为学生复习和备考时的最爱。牛津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本校有26%的学生在期末复习期间曾使用过“聪明药”。

    但韩国食品医药安全厅却曾叫停莫达非尼的使用,一项针对韩国民众的调查显示,服用莫达非尼的人中,约21%的人出现情绪失控并伴随头疼症状,甚至有些患者出现精神紊乱、产生自杀倾向等一系列问题。

    高效是有代价的

    广东省人民医院精神卫生中心的张斌主任医师介绍道, “聪明药”莫达非尼其实是一种中枢神经兴奋剂,通常用于治疗嗜睡症等睡眠紊乱疾病,属于处方药,也是精神一类药品。

    “嗜睡症首先是一种神经性疾病,由于下丘脑分泌素不足,导致浅眠或毫无征兆地陷入睡眠,它与日常生活中较常见的睡眠不足是两回事。”张斌说,莫达非尼用于嗜睡症,是为了让患者保持白天清醒,不要睡过去,晚上才能有更好的睡眠。

    至于“缺觉”的普通人使用莫达非尼来提神,张斌认为偶尔的应急行为,比如考试前通宵复习等并没有太大问题,甚至军队中还用来给长时间驾驶飞机的战士使用。但如果是长期使用,则有可能产生副作用。“睡眠分为入睡和觉醒两个部分,使用莫达非尼相当于人工延长觉醒期,但人的身体是需要休息的,睡眠期间某些人体代谢毒素才能顺利排出,强撑着让神经兴奋并没有好处。”张斌说。

    达·芬奇睡眠法:

    睡睡醒醒,难以实行

    据说,达·芬奇在500多年前创造了一个奇怪的睡眠作息时间表——“达·芬奇睡眠法”,规定每工作4小时就要小睡15分钟。这样一来,每天总共只需要睡一个半小时就够了,“节省”出的大量时间帮助达·芬奇成为一名罕见的博学家。

    其实,“达·芬奇睡眠法”是多相睡眠的一种。多相睡眠的概念最早由奥地利心理学家斯塞曼斯奇提出,指在24小时内进行多次睡眠,与通常晚上一觉睡到天亮的“单相”睡眠,以及晚上睡一觉加午间小睡的“双相”睡眠相对。通俗地说,“多相”就是睡睡醒醒。

    多相睡眠法除了达·芬奇睡眠法,还有乌布曼、艾瑞曼、迪马逊多相睡眠法。其中流传甚广的乌布曼睡眠法每天只睡3小时,支持者称可“缩短用处不大的睡眠,直接进入更有用的慢波睡眠期”。若能坚持20年,跟每天睡8小时的普通人相比,多相睡眠者相当于多延长了约11年的人生。

    事实上,曾有许多人尝试过多相睡眠。意大利着名生理学家克拉胡迪奥·斯塔皮参照达·芬奇睡眠法,对一名航海运动员进行了长达两个月的多相睡眠试验。经测试,受试者的逻辑思维和记忆运算等能力均完好无损,因此,该生物学家认为达·芬奇睡眠法能够满足机体睡眠代偿功能的需要;而美国学者巴克明斯特·福勒曾按照每6小时小睡30分钟的方式坚持了两年之久,停止的原因是他意识到这样睡觉影响了工作,与同事的工作节奏对不上,最后他不得不恢复到大多数人的作息习惯。

    总的来说,大多数人的体验是,开始实行多相睡眠之后就睡得不好,醒来很困难,常常睡过规定的时间,醒后行动踉跄,即使过了“适应期”后,仍存在无法自如控制睡意和困意的现象。

    专家观点:

    多相睡眠有违昼夜规律

    张斌认为,间断性的睡眠方法,可能适合部分人群,但并不适合大众。“通常来讲,我们的睡眠时间以6~8小时为益,不同年龄阶段所需的睡眠时间也不相同。”

    张斌称,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对睡眠的需求量逐渐下降。一般来说,大脑睡眠系统尚未发育成熟的婴幼儿、老年痴呆症患者丧失了持续睡眠能力,他们的睡眠会明显呈现出自然间断性特征,也就是睡睡醒醒,但婴儿所需的总睡眠时间比较长,一般在16~18小时以上,老年痴呆症患者的总睡眠时间也很少低于两小时。“睡眠从浅到深就需要1~1.5小时,其中包含快速眼动睡眠期和非快速眼动睡眠期的循环更替,而多相睡眠每次只睡15~30分钟,是无法保证进入深睡眠的,可能会带来失眠或嗜睡等副作用。此外,多相睡眠破坏了人体的昼夜节律,长时间工作也容易导致身心疲倦、焦虑紧张、免疫力下降等不良反应。”张斌强调,可能有极小部分人适合多相睡眠,但那属于个案,并不代表所有人都适合。

    小贴士:

    怎么睡才科学?

    长假期间,有人大睡特睡,睡到自然醒,导致假期结束后很难早起上班,还有人熬夜通宵,导致上班前一天晚上该睡时睡不着,白天工作又疲乏,这种种“假日后睡眠障碍”该如何解决?

    专家认为,首先要保证遵守昼夜节律,但不要硬性规定睡眠时间。在调整期间,白天如果感到困倦,睡一会儿没问题,晚上到点了则尽量躺在床上,避免玩手机。“人是会自动调节生物钟的,假期如果改变了睡眠习惯,上班后势必要重建节律,可能会有几天精神状态萎靡,但都可以缓慢适应过来。”张斌说。

    对于长期整晚睡不着或白天都在打盹的人来说,睡眠障碍已算比较严重,张斌建议,这些人在白天尽量不要睡,中午顶多补个短觉,留到晚上再睡。如果还是不行,可在医生的指导下适量服用药物帮助调整。

    “至于‘聪明药’或‘达·芬奇睡眠法’,核心都是想少睡觉、多干事情,这是不切实际的贪心奢望,我觉得普通人没有尝试的必要。”张斌说。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睡好一宿觉胜过仙丹药 建议不饮酒并温水洗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