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道的疫苗与专利的故事
2016-03-31 15:49:39   来源: 马小吻    点击:

       这一周,每个人都谈疫苗色变。确实当生命健康,尤其是孩子的生命受到威胁时,谁也无法泰然处之。但许多媒体误导公众,声东击西的做法,再次提醒我们在这个信息泛滥的时代保持冷静的头脑和判断力是多么地重要。今天我们讲三个疫苗与专利的真实故事,其中有舍弃,有荣誉,有掌声,也有思考,叹息。

  Story 1 不做专利人,只做人类的英雄

  1894年,美国佛蒙特州的拉特兰郡发生了美国首次脊髓灰质炎(小儿麻痹症)的爆发。此后60年间,这种高传染性的疾病让美国人民深怀恐惧,其中最为有名的受害者莫过于罗斯福总统。

  诞生于1914年10月28日的美国病毒学家Jonas Edward Salk经过在数千只猴子身上接种和自己家人身上接种试验后,以及进一步的临床试验,于1955年向全国宣布疫苗是安全和有效的。生活在小儿麻痹症恐惧阴影中的美国人纷纷奔向街头,狂欢庆祝。当时,许多制药公司,甚至被他的研究提供资金援助的基金会试图说服他申请专利并转让。

  对此,他回答道,“难道你可以为太阳申请专利吗?”便甩开了周围的劝说。由于Jonas Edward Salk博士坚决放弃了专利,现在世界卫生组织提供1支疫苗的价格也不到人民币100元。人类从可怕的疾病中得到了自由。
 

6.jpg
  Salk 为孩子注射疫苗


  Story 2 糖尿病、疫苗与专利流氓

  2009年,John B. Classen博士发表研究结果,声称儿童注射疫苗可能提高日后糖尿病的患病几率,自然引起了孩子家长的激烈反应,但出人意料的是,它还引发了一个错综复杂的专利案件。尽管美国疾病控制中心一再强调糖尿病和疫苗接种并没有联系,但并没有阻止Classen博士经营的ClassenImmunotherapies公司一纸状书将Biogen和 GlaxoSmithKline告上法院。后两家公司从事免疫接种程序与后续医疗条件的研究,其中包括糖尿病。

  Classen将婴儿疫苗与后期免疫功能紊乱联系起来的构想申请了专利。专利的保护范围非常宽泛,不仅包括阅读已经发表的科技文献的这种行为,同时还包括利用它来设计可最大限度地降低免疫功能紊乱的疫苗的接种程序。上诉法院发现认为该案件创造了“麻烦的先例”。

  尽管原告律师JosephZito称其当事人是首个通过动物研究将疫苗接种程序与免疫功能紊乱联系起来的研究人员,Classe并非想阻止其他人进行相关研究。他只是希望能确保人们能安全地使用疫苗。

  但是Classen的这种做法被指责为被人不齿的专利流氓,因为为了谋取个人的经济利益,他既没有贡献实质的研究成果,还“冻结”了其它与免疫和糖尿病相关的研究。甚至有人将这个案件作为反专利制度的佐证,认为它制约了创新的发展,禁锢了创新的热情。

  Story 3 医学之光——宫颈癌疫苗发明人周健与弗雷泽

  2006年,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癌症疫苗——宫颈癌疫苗问世。提到宫颈癌,每个人都会谈虎色变,它的发病率仅次于乳腺癌。每年,全世界约有50万女性被诊断为宫颈癌,其中25万多人死亡。99.8%的宫颈癌是因人乳头状瘤病毒(HPV)而发生的,但今天的宫颈癌疫苗却不是用真正的病毒生产的,而是用1991年伊恩.弗雷泽博士和周健博士合作发明的病毒样颗粒生产的。

  1989年,已经小有名望的弗雷泽到英国剑桥大学学术休假。在那里,他“幸运地”遇见了改变了他一生的人,这就是来自中国的青年科学家周健博士。周健博士与妻子孙小依都是温州医学院“文革”后的第一批毕业生,当时正在剑桥大学LionelCrawford教授的实验室工作。两人在剑桥没有办法做太多事情,弗雷泽回国前,他热情邀请周健夫妇去澳洲工作。1990年,周健和孙小依带着儿子来到澳大利亚,夫妇俩在昆士兰大学的免疫实验室和弗雷泽共同研究HPV。弗雷泽谈起这段往事时说:“我在剑桥大学的学术休假,并没有学到多少想学的干细胞知识,却幸运地遇见了周健。我们开始合作研究HPV并探讨研制疫苗的可能性,周健的贡献在病毒学,我的贡献在免疫学。”
 

3.jpg
  弗雷泽与周健


  历经波折,在克服了种种困难之后,在1993年,通过在酵母细胞中重组和表达衣壳蛋白L1,使其自动聚合成“病毒样颗粒”,并且这一颗粒在动物实验中被验证为有效。这种颗粒不含病毒感染成分却能刺激身体产生免疫反应,这是人类医学史上的一项突破。

  此后,“加德西”疫苗走上了坎坷的制药合作之路。1999年,当疫苗的第三期临床研究还在进行时,该疫苗的重要发明人之一的周健博士回中国进行学术访问,因过度疲劳意外去世,年仅42岁。

  由欧洲专利局主办的2015年欧洲发明奖在其官方网站投票产生。投票结果显示,在全部4.7万张网上投票中,超过32%的投票者将选票投给了周健和弗雷泽发明的全球首个宫颈癌疫苗“佳达修(Gardasil)”,成功开发全球第一种宫颈癌疫苗的已故中国癌症研究专家周健和澳大利亚免疫学家伊恩.弗雷泽荣获最受欢迎发明奖。
 

4.jpg
  弗雷泽与周健的遗孀孙小依领奖


  “能够从候选的15项代表欧洲顶尖开创性研究成果中脱颖而出,这是全球公众对周健和伊恩˙弗雷泽在预防医学领域做出重要贡献的至高认可。”巴迪斯达利局长表示,“这种疫苗的开发已经挽救了无数的生命,同时还帮助众多女性患者避免经历手术和化疗漫长而痛苦的治疗过程。因此这一奖项也是人们对周健和伊恩˙弗雷泽的开创性发明无限感激的表现。”

  参考文献:

  1. http://lifeomics.com/?p=27422

  2. http://insulinnation.com/living/ ... d-the-patent-troll/

  3. http://zuaa.zju.edu.cn/news/view?id=5733

  4. http://world.people.com.cn/n/2015/0612/c1002-27146683.html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复旦4亿“卖”药品专利给美国公司是好事吗?
下一篇:超级干货 | 医学专利申请实用教程三部曲